您当前位置: 青龙 >> 民族文化
滇越铁路过禄丰
[ 华宁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7-01-13   进入社区    来源: ]

0


现在的铁路医院,大门紧闭已是锈迹斑斑。

3

2001年,滇越铁路取消了客运,禄丰村从此沉寂了下来。

4

当年生意红火的服装、餐饮摊点和旅社等,如今冷冷清清,守摊的老板娘昏昏睡去。

10

当年寸土寸金的法式建筑,而今已成为养鸡的地方。

12

修铁路时打的机井,如今仍在使用,当年种植的风景树见证着曾经的繁华。

15

滇越铁路沿着南盘江的沟壑蜿蜒南去,我们看见了这个时代的背影。

    100年前,法国人开辟了云南通向大海的陆路通道——滇越铁路。尽管这条铁路永远镌刻着历史的耻辱,但它客观上促使滇南成为中国最早对外开放的地区之一,使封闭落后的沿途山民成为现代文明的受益人。

华宁县青龙镇禄丰村坐落在滇越铁路边上,上世纪80年代,禄丰并不属于青龙镇,因为滇越铁路设立禄丰火车站以及由此带来的繁荣,让禄丰这个小山村成为一个单列的乡。禄丰虽不是我的故乡,但却在我的人生中留下一段挥之不去的童年记忆。30多年前,刚上青龙小学的我,因父亲在禄丰乡政府工作的缘故,让我有机会每个假期都在这里小住半个来月,有机会目睹穿越百年的米轨、隆隆作响的小火车,以及围绕着火车讨生活的人世百态。

禄丰村地处青龙镇东北面,距青龙镇政府19公里,是一个以汉族为主、汉彝杂居的村委会。禄丰村东邻昆明市宜良县,南邻青龙糯租村委会,西邻青龙革勒村委会,北邻昆明市宜良县,辖矣则、车站、河边等15个村民小组,现有农户594户共2196人,土地3万余亩,村民主要经济来源于柑橘、烤烟等农经作物。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记忆中的禄丰,无论白天黑夜、天阴下雨,每当有火车驶进站,总能看见当地人沿着一节一节车厢叫卖应季水果或鸡蛋、苞谷、红薯等熟食,车上也会有人下来兜售些看不懂文字的洋烟、洋酒等。就在那几分钟的时间里,整个车站顿时变成一个热闹的交易市场。火车汽笛声再次响起,周围的人们才四散离去,只留下那列黑漆漆的小火车慢慢消失在南盘江边的山谷中。因为这条铁路,当其他地方还处在计划经济时,沿着铁路形成的狭窄街道两旁已经有了红墙绿瓦、钢筋混凝土的旅社、饭店、卡拉OK厅、茶楼、邮电所、铁路医院、职工俱乐部等富有商业气息的产物,跳交谊舞、唱卡拉OK、打斯诺克、喝啤酒、吃烧烤、喝茶等随处可见……南来北往的人们让南盘江热带山谷里变得灯火辉煌,南腔北调的话语让禄丰人有着丰富多彩的夜生活,偶尔还能见到几个操着听不懂的外语、黄头发蓝眼睛的“老外”,让周边习惯了计划经济和割资本主义尾巴的村民既羡慕又恐惧,称村子为“小香港”。在那个出门基本靠腿、运输基本靠走的年代,滇越铁路沿线的“香港人”却可以坐着火车北上省城昆明、南下河口,甚至出国到越南去赶街,他们内心充满了自豪感和优越感。

除了禄丰,偏僻封闭的华宁糯租、大沙田、盘溪,还有弥勒县的热水塘、西洱、西扯邑等地,也因沾了滇越铁路的光而曾繁荣一时。“那时候在禄丰站上,我卖凉卷粉一天都能有四五十块钱的收入,现在却不得不到昆明打工讨生活”“那时候我们糯租车站小组80%的人都是靠铁路做生意,现在大家又重新回到了土地”……行走在铁路上,一路上听到的是沿线居民自2001年取消铁路客运后对今昔生活变迁的感叹。

如今,小站周边依稀可见的旅社、饭店、卡拉OK厅等已经远离禄丰村民;遗留在废弃调度室的发黄货运单据,让人感慨曾经辉煌的滇越铁路已老去,曾经繁荣的小站变得日益落寞。停靠在禄丰小站上漆黑、老旧的货运小火车启动了,听着那熟悉的汽笛声,看着缓缓远去的身影,犹如看到一位孤独老人佝偻的背影。(徐瑞伟/文 杨文桥/图)

编辑:陈志莲
分享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