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华宁新闻 > 正文
要把家族百年手艺传下去
——记华宁“竹编夫妻档”杨永贵、杨爱英
[ 华宁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0-08-26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

1
  杨永贵家中摆放的竹器,样式繁多、各有特色。

2
  杨爱英手指翻飞,一会儿工夫一个竹编品就基本成型。

3
杨永贵划的竹篾厚薄、粗细均匀。

今年58岁的杨永贵、45岁的杨爱英,是华宁县有名的“竹编夫妻档”。他们数十年怀揣着对竹编的喜爱,潜心钻研竹编技艺,一个被命名为“市级非遗项目竹编代表性传承人”,一个被命名为“玉溪工匠”。近日,记者寻到他们家中,一进门就看到摆放的竹器,样式繁多、各有特色,其中融入“福”“囍”字的竹盘更是别具一格。夫妻俩待人很亲切、热情,但编织竹器时无比严肃、专注,记者从中似乎感悟到了身患残疾的他们是如何凭一门手艺编织出幸福的生活。

华宁竹编技艺溯源

记者查阅有关资料得知,华宁县种植竹子历史悠久,凭借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和能工巧匠的技艺,华宁竹编在省内曾享有盛名。

清咸丰四年(1854年),华溪斗笠的创始人周志、豆诚、张俊、张庆四人到建水县曲溪西邑村学习做斗笠。开始以傣族人编织的“摆衣帽”为基础创造出华溪最早的“粗筐帽笠”。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开始,编制斗笠的技术普及,笨重的“粗筐帽笠”改进为轻便的“细筐帽”,进入批量生产。后来,为增加产量,手工业者又从文山学来了“开化燕尾帽”的制作方法。抗日战争期间斗笠销量下滑,几家斗笠大户到墨江学习“墨江帽”的制作方法。1956年,华宁斗笠厂成立,其产品销往楚雄、大理、师宗等地,华宁成了远近闻名的“斗笠之乡”。直至1982年土地承包到户,竹编一直是华宁县群众谋生的重要途径和方式。而近年来,由于社会需求减少,从事竹编的人越来越少。

据华宁县文化馆馆长谢丽介绍,华宁竹编品种繁多,有房屋建筑用的竹篱围栏,生产生活使用的斗签、簸箕、竹篮、谷箩等,竹编玩具小鸟、小花篮等,工艺装饰品竹毯,花色品种达50多种。篾条的好坏是由表及里,最外一层也就是篾皮多用于编制较为精细的竹器,如饭盒、竹毯,还编有精美的花纹图案,具有美观大方、经久耐用的特点;内层也叫二篾多,是编制各种器物的骨架;最里层的竹心一般都不用。

由竹编产生的缘分

杨永贵家曾祖辈就在做手工竹编了,大多产品以农村生产工具为主,依用户要求也做一些油笼、竹筐等小物件,他家这门手艺至今已经传承了上百年。

说起来,杨永贵和妻子杨爱英的结识,便与竹编有关。

杨永贵是宁州甸尾人,母亲是华宁斗笠厂工人,他对于竹编从小耳濡目染。儿时因病落下残疾,无法做农活,为了生存,七岁时母亲就让他学习编织斗笠、簸箕、背篓等生活用具。杨爱英是盘溪乐士堂人,三岁时在外玩水后引起感冒发烧,到医院打了一针之后就再也没有站起来。

1991年,华宁残联举办了一期竹编培训,那时,杨永贵已经有十多年的竹编经验,他对培训不屑一顾,磨蹭了两天才去报道。凭借娴熟的技艺,在昆明的培训老师走后,杨永贵就成了培训班的老师。杨爱英因为得到培训的消息有些迟,她报到的时候已经是杨永贵在做老师了。虽然是第一次学习竹编,但杨爱英非常能吃苦,进步很快,得到了杨永贵的认可和喜欢。培训结束后,杨永贵托媒人去提亲,杨爱英一口答应。之后,他们“我是你的腿,你是我的手”,像竹编的经和纬,相互扶持过日子。

在杨永贵的影响下,杨爱英很快学会竹编手艺。如今,杨爱英的技艺越来越炉火纯青,一根根坚韧的篾条在她手里就像丝线一样温顺。只见她手指翻飞,一会儿工夫,一个精美的竹盘就基本成型。经杨爱英编织的竹盘,底可镂空、可压实,中间还可以用染色的篾片编出大红的“福”“囍”字,或编成小朵梅花等花纹,让人赏心悦目;她编织的水杯竹编杯套,杯里的水还在发烫,竹杯套却触手生凉,烦恼和躁动都能被消解;她还以竹子做出精致的发夹,给人无所不能的感觉。

以守护手艺的信念过日子

杨永贵介绍,竹编的制作过程非常繁杂,需经过选竹、锯竹、浸泡、破竹、划篾、磨光、编织六道工序。破篾和拉篾主要由男的完成,编织工作主要由女的完成。使用工具有锯子、呛针、剪刀、锁针、尖嘴钳、破篾刀等十多种。

记者得知,华宁竹编制品使用的竹子有绵竹和金竹,绵竹结节少,多用于编制品的底座,金竹韧性较好,是竹编制品中使用最多的竹子,精心选择生长两年的竹子,采用中间一段颜色均匀、没有斑点、节长质细的部分,在民间有“七木八竹”的说法,就是按照农历八九月砍的竹子是最好的。而破竹的时候,有的保持竹子本身自然色泽,有的根据需要进行染色加工,所破出来的篾需宽窄一致、厚薄均匀,像杨永贵这样的高手破的篾细如丝、薄如纸。在编织方面,其工艺大体可分为起底、编织、锁边三道工序,制品需要花色图案时就用染色竹片或竹丝互相插扭,形成色彩对比强烈、鲜艳明快的各种花纹或图案。

竹编看起来很诗意,其实是件辛苦活计。每天一大早,杨永贵就开始划篾,一把竹刀在他手里像长了眼睛,一根粗大的竹子,经过反反复复的断、破,最后成了大小不等的竹篾,整整齐齐捆成堆,厚薄、粗细均匀。这也是他家竹编质量上乘的重要保障。经年累月,杨永贵患上了严重的颈椎病。妻子杨爱英的纤纤玉指也失去了光泽,满手都是老茧和干裂的缝隙,触目惊心。不过,他们做竹编的初心依旧,并经常在保留传统的基础上,根据市场的需求,不断推出新品,做工技艺精湛,产品经常供不应求。

“我要做到眼睛瞧不见的时候。”杨爱英说,竹编是老祖宗传下来的好东西,是一种机械难以取代的纯手工制品,这门手艺不能失传。多年来,杨永贵夫妻俩坚持言传身教,不时到华宁职中教学生竹编技巧,只要有想学的人上门,他们都从不拒绝,用心教授。让竹编这门手艺传承下去,如今成了夫妻俩最大的希望。

(玉溪日报记者  李艾丽  文/图 )

编辑:吴海容  终审:陈志莲
分享到:
相关链接